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不散的酒席

2019-10-21 20:07:23|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凌晨三点,东方至尊二楼的颜如玉包厢,仍不时传出客人的划拳吵嚷的声音。

包厢的服务少爷斜倚在门口,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按照KTV的规定,一点半就要开始清场了,但是今天没有人敢到包厢里触霉头。

现在坐在里面的客人是本地夜场的一哥阿飞,大家也叫他酒神。

只要他走出家门每到一家夜场,不喝舒服了,是不会走的。

从六点半东方至尊开门迎客,到现,已经过去七个小时了,灯火辉煌的大楼也只剩下这个包厢还有动静了。

包厢里,已是一片狼藉,除了和阿飞喝酒的一个红脸胖子还在苦苦支撑,再没有一个能动的人了。

终于,胖子也不行了,“扑通”一滚到了茶几底下,杯里的酒也洒了一地。

“酒洒了,罚三个,别赖酒啊。”阿飞用脚踢了踢地上的胖子,回应他的却是一阵香甜的呼噜。

“真没劲,额……”阿飞打了个酒嗝,不屑的扫了一眼不省人事的几个人,用力拍了拍茶几。

门开了,进来确实一个手里端着托盘的小酒妹。

阿飞眼前一亮,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妹妹,这么晚还啦推销酒啊,快来哥哥这边坐”,阿飞说着拍了拍身边的沙发。

这不是阿飞轻浮,他眼睛发光,嘴角带笑,倒不是因为小酒妹漂亮,而是托盘里有酒。

见惯了各种场合的小酒妹此刻也没有拘束,她径直到阿飞身边坐下,为他倒满了一杯酒。

“妹妹是哪家公司的?看起来有点面熟啊。”阿飞看着身边的小酒妹,隐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一时想不起来。

“苦荞啊,哥哥们最喜欢喝的劲酒,也是我们公司产的。”小酒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了起来,“酒神大名如雷贯耳,妹妹敬飞哥一杯,飞哥阅人无数,看妹妹面熟也不奇怪啊。”

“嗯,苦荞?荞麦酒?我好像喝过,味道不怎么好啊。”阿飞转着手中的杯子,不说喝也不说不喝。

“酒无好坏,也不分高低,酒不醉人人自醉,喝酒要看跟谁喝,怎么喝,您说是吗,飞哥?”小酒妹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阿飞,一口干了杯中的白酒。

“妹妹有点意思,很对我胃口,来,咱们再来三杯。”阿飞见小酒妹眼睛不眨一下,就干了杯中的白酒,顿时来了兴趣。

“飞哥,妹妹可不能再跟您喝了,再喝可就是欺负您了。”小酒妹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笑吟吟的说道。

“哈哈,你说什么?欺负我?我没听错吧,哥哥让你三个,看看谁欺负谁。”阿飞拿起酒瓶就要倒酒。

“飞哥,您今天已经喝太多了,妹妹只喝了一杯,这对您不公平,您不是最讨厌别人赖酒吗?”小酒妹忽然抓住阿飞的手,凑近阿飞的耳朵,神秘的说:“如果,飞哥真想喝,明天晚上还是这个包厢,妹妹跟飞哥公平的喝一次,谁先趴下谁买单。”

“越来越有意思了,妹妹,别怪哥哥没提醒你,你那点工资还不够付包厢费,到时候输了……”阿飞话没说完,嘴巴就被按住了。

“所以,我一定不会输。”小酒妹收回手指,拿起托盘起身走了。

小酒妹走后,阿飞又看了看醉的不省人事的同伴,顿觉得索然无味,也结账离开了。

……

到了晚上,阿飞应约而来,当他推开包厢的门,一时间也被震到了,包厢的茶几上整齐的摆放着四件苦荞酒。

四件就是四箱,一箱是十二瓶,一瓶是半斤,四箱就是二十四斤,二十四斤白酒。

那个小酒妹一定是疯了,没有人可以喝的下茶几上四分之一的酒,就连自己也没有尝试过。

如果自己都没有把握,其他人更不用说了。阿飞很快恢复了镇定,他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只当这是小酒妹为冲业绩的一次炒作。

其实,他可以完全不必理会这样的挑战,他的酒量已经没有人可以超越,他来了只因为他觉得好玩,他想看看小酒妹哪来的底气,竟敢和自己斗酒。

也许是缺乏睡眠,也许是最近喝酒太多,阿飞靠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

冷,好冷,一阵彻骨的寒冷驱散了阿飞的睡意,他睁开眼睛,看到茶几边上已坐着三个人。

“飞哥,您醒了,我们可等了大半天了,可以开始了吗?”小酒妹坐在阿飞对面,笑吟吟的看着阿飞的眼睛。

“我怎么会睡着的?这两位是?”阿飞疑惑的看着另外两个胖子。

性感美女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