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服装

“硅谷教父”皮埃罗:很多中国投资人的名声并不好!人傻钱多!

2018-12-27 20:20:53|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硅谷教父”皮埃罗:很多中国投资人的名声并不好!人傻钱多!

文|经济观察报 高阳、李思

金融之家12月29日讯,硅谷教父皮埃罗见证了硅谷40多年来的发展与变化。在他看来,很多中国投资人太有钱,给行业生态带来了不少问题。比如,他们有大把大把的钱,中国资本扎堆涌入硅谷加剧了硅谷的投资泡沫。另外,中国投资人每年投资的项目太多,多达几十个,这令他感到很诡异。

当然,硅谷也不是没有问题。和国内的BAT一样,硅谷的巨头公司也面临着扼杀创新的指责,它们花巨资买下创业公司,也在摧毁这些公司。皮埃罗认为,这是一个问题,产生了一个病态的生态。

他肯定也关注到了中国的双创热潮,也关注到了国内雨后春笋般的众创空间。对此,他泼下冷水道,硅谷的创新并不是由政府规划而来。硅谷甚至不谈创新,创新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硅谷给世界最大的启发就是,在一个包容的具有创新性的社会中自然可以产生出具有创新力的技术。

皮埃罗见证了硅谷40年来的发展与变化

一年投几十个项目?这很诡异

问:

有一些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一年能投几十个项目。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答:

我从未在硅谷听说过这种情况。在西方,投资人他们要带你,会保护你,而不是仅仅给你钱。他们真的想知道你在干嘛,每周都要见面听取你的进展。很严肃地说,你一年投那么多案子,哪里有这么多时间来做这些事情。所以听说有投资人投那么多案子,对我来说真的很诡异。

问:

在硅谷,一个天使投资人一年通常会投资多少家公司?

答:

大多数天使投资人都很谨慎,一年投资一个项目,或者2到3个。他们会非常小心地跟进。但是,现在有太多资金。这会造成一个可怕的情况。

问:

近年来,越来越多早期投资人去硅谷投资项目。你如何看待?

答:

很多中国投资人的名声并不好。当然,对于那些急于从中国获得资金的人来说,这些中国投资人的名声是很棒的。然而,我们要思考,很多中国投资人其实并不明智。一些人在传统行业实现了财富积累,但是他们大多都不真正懂高科技。

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把钱投在这些地方?硅谷的投资人把钱放在这里有时很好理解,可能因为在当地的一些资源需要协同。

此外,硅谷存在着连锁反应一些机构投了,另一些机构就会自动跟投。比如你投1000万,他投100万……这是典型的硅谷泡沫。恰恰这个时候,中国投资人来了,还往里砸入5000万。(想真正了解天使投资?防止投资中的那些坑?请点击阅读原文!)

所有投资人都是坏的

问:

天使投资的助力对于创业来说非常重要。对于硅谷的创业者而言,什么样的投资人算是好的投资人?

答:

所有投资人都是坏的。创业公司应该保持饥饿。

问:

为什么这么看?

答:

资金本身是一个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如果创业者很容易就拿到了政府或是投资人的钱,他创业的初心就变得难以保持。硅谷现在正在酝酿的问题就是创业公司拿钱太容易。然而,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正相信自己正在做一件靠谱的事情。

上世纪80年代,当我来到硅谷时,情况正好相反,那时候创业公司很难拿到钱。80年代创业需要辞掉工作全力以赴,没有钱只能去车库,然后不断打造产品向风险投资家们展示。

问:

你是否听说过因为投资人而导致优秀的创业项目最终走向失败的案例?

答:

我听过许多次。我不认为投资人是世界上的一种积极力量。他们常常是问题所在,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硅谷不是由投资人创造的。

硅谷巨头正在扼杀创新

问:

2001年2012年,是美国风险投资挣扎的十年。投资的财务回报率也很低。现阶段,形势是否有所好转?

答:

硅谷变化飞快。在过去5年中,最大的问题在于,第一,太多资金;第二,大公司们买了很多小公司,这扼杀了创新。

这些问题不是创业公司的问题,这实际上是硅谷的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拉里·佩琪(Larry Page,谷歌创始人之一)自己也知道创新将不再来自谷歌,作为一家巨大的公司,它很难再去真正地创新。

硅谷的大公司们正在买下所有的创业公司。有时,他们并不是在买公司,而是在买那些创业者。

大公司可能会花1000万美金来买他很欣赏的人所创立的公司,然后扔掉技术,仅仅让创业者来领导其他的项目。所以现在有一个新词叫acqui-hire(人才收购)。

我的观点是谷歌正在买下这些公司,他们雇佣了这些人去投入到自己的项目之中,却也正在摧毁这些公司。

问:

或许这些公司本来可以成为下一个谷歌。

答:

是的。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甚至00年代,这种现象还没有发生。因此苹果、谷歌、脸书,等等,还拥有机会去成长。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现在机会并不存在了。

谷歌正在试图确保没有谁能够成为下一个谷歌,希望历史止步于此。谷歌在去年买下了几十家公司。今年,可能又会买另外几十家。硅谷的大公司们买下了所有的创业公司,我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当然,这对谷歌和创业公司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对创业者而言,他们拿到了钱、20多岁就能实现财务自由是一件开心的事。但整个生态系统却是病态的。

创新来自有创造力的社会

问:

记得你的观点是硅谷不可复制的吗?创新来自于其自然演进而来的社会土壤。

答:

在硅谷我们是不谈创新的。在硅谷,创新是自然而然就发生了的事情,所以我才会经常讲我们不断的去关注技术的本身,其实它就是一个错误,至少在硅谷是这样的。因为创新是来自于一个本身就非常具有创造力的社会。

哪类人是最具有创新力的?首先,最不具有创新力的就是官僚的政府机构、国有企业、传统企业。而最具有创新能力的通常是艺术家、音乐家、作家和媒体人,而不是技术人员。

硅谷所在的旧金山湾区,在全世界范围内,是移民与当地人融合程度最高地区。这些移民他们带来了各式各样的文化,在这里共存。所以在我的书里面,我花了大量的篇幅来证明社会在创新的过程的重要性。

硅谷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的创新并不是首先由政府规划的,而且也并不是由大型公司来主导的,而是在本身就非常具有创新力的社会中自然而然产生的。

但硅谷模式并不是创新的唯一模式。硅谷喜欢破坏性,而中国人喜欢和谐,这就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创新。

人工智能被夸大了

问:

你曾写过一本300多页的关于人工智能的书。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

答:

人工智能绝对是一个泡沫。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这个词它其实第一次出现在1956年,也就是说人工智能它整整沉寂了60年。

大量资金在短期内进入了人工智能领域。但包括谷歌在内的公司都没有在这个领域获得收益。所以,人工智能领域绝对是一个泡沫。

我在我的书里表示,人工智能的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夸大的。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被误导了。我们给智能套上了错误的术语。智能不是关于Alpha Go,智能是关于简简单单的事。我在煮开水,水很烫。我让你把手伸进去,人类不会这样做。但如果你命令机器人这么做,它会毫不犹豫,因为它没有常识。

只有人类构造的工作,才能够被机器人窃取。很长时间内,构造工作是人类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创造了日常工作,也创造了机器人来做日常工作。

但是机器能够做的事情是非常有限的。他们并不能做所有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因为很多事情需要真正的智能。

00后美女腿开大门图片

美女嫩脚

各地风味小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