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玩具

二黑驴赶鬼

2019-10-21 19:57:40|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坐在办公室里,我吸着烟,敲打着桌面,脑中的念头沉浮不定:停产的香烟,诡异的山村,毫无结果的调查行动以及接踵而至的神秘死亡案件,杀死李长生和大刘的,真的是鬼吗?那杀死他们两个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脑子一团乱麻,我苦笑了一声,其实现在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取得大刘身体上的一部分然后进行通灵,可惜如霜却告诉我大刘的尸体一经发现马上就被送进了火葬场,这下子就来了麻烦了。我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不由得轻叹一声,看来还是要去房干山一趟啊!现在深陷这个阴影的人,就只剩下我跟如霜还活着了。

翌日,我安排好了警局接下来几天的事务,便驱车载着如霜驶向了房干山。到达了山下,我仰起头来一看,心中却生起来了一种厌恶之感,总觉得这座山哪里不对劲。额,怎么说呢?一般的山无论高低,大抵都是金字塔状的,下宽上窄,这是由于地理因素和环境因素所决定的。可是眼前这座山却是一个长方体状的,加上入目满是怪松残树,明明是白天,我却觉得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我扭头看了看如霜,发现她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走近问道:“怎么样,大仙人,有没有看出什么古怪来?”她摇了摇头并不说话,我只好走向了山脚下的治安所,准备打探下情报先。

还没入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阵阵喧哗声和叫好声,我眉头皱起走了进去,发现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正在玩扑克,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满是享受的样子。看到这我就不能忍了,就好像当年康熙微服私访结果却发现治下满是贪官一样,怒从心来,大喝一声,“别玩了!你们中间谁是管事的?给我出来!”屋内的喧哗声顿时停了下来,,随后坐在位子中央的一个男子走上前来,将烟雾狠狠地喷在了我的脸上说道:“怎了么,这位小朋友,钱包丢了?没关系,俺们会帮你找的,但是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俺们跟电视上的那些警察不大一样。”说完屋子内一片笑声。我心里心里一阵无奈,一个膝撞顶到了他的肚子上,他顿时抱着肚子弯下了腰。还没等那群人发难,我就已经拿出了枪指向了他们。一个看起来挺精明的瘦弱男子当场就跪了下来,举起双手颤抖的说道:“老大,别杀我,我不是警察,我也没钱!”一听此话我心中怒火更甚,走过去一脚踹翻了他“妈的,我是警察!”

等他们搞明白状况一个个低头耷耳站成了一排时,我心里的火还没下去,走上前去对着刚才那个第一个冲出来的家伙说道:“小伙子,看样子你很牛啊,还跟电视里的警察不一样。来,说说,你是什么样的警察?”他面目涨的通红,抬起头来说道:“大哥,俺真的不是警察,俺是城管!不信你问他们!”看着他一脸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我看的表情,我也是无奈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唉,不能要求太高啊!想到这,我转身坐到了沙发上,问道:“你叫什么,在这干了多长时间了?”他挠了挠脑袋说到:“大哥,俺叫吴子明,打从毕业后就在这干,已经干了8个年头了。”听到这,我不由得兴趣大增,孙子老人家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看来这个吴子明倒还是有点用的。“我听说这山上有个小山村是不是?你在这这么多年肯定或多或少也见过几次吧?来,你跟我说说这里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吗?”他愣了下,下意识的说道:“没有。”我看着他,手中的枪不经意间转了个弯又对准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顿时面色一紧,汗水哗哗而下,作出一副思索装状。我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过了一会问道:“有,还是没有?”“有!”他喊了一声,苦笑着说道:

“大哥,你刚才也看到了,这里这座山样子比较怪,前几年有个女人无意间路过这发现了这座山觉得挺稀奇,就约了朋友一起来玩。结果后来这座山的名气越来越大,人也就越来越多。当时俺娘还靠在路上卖煎饼赚了一笔呢!结果没几个月,这个村子的村长就下来找俺们说不能在让人进山了,山神要发怒。当时俺们这边的镇委会自然是不同意的,毕竟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结果双方大吵了一架很不愉快。后来,后来...”说到这他偷瞄了我一眼,面带犹豫之色,我不耐烦的说道:“后来什么啊,你倒是赶紧说啊。”“奥奥,后来这座山还通了车,一天发两趟,早上七点发车,晚上七点回来。当时我叔就是开车的。结果有天晚上他上俺家喝酒时跟我说乐件事,让我下了一大跳。他说明明早上上车的时候是36个人,但是晚上回来的时候车上却连他在内只坐了35个,少了一个人。

作者寄语:写到这总觉得不满意....我不适合写长篇?

美女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