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七见鬼实录

2019-10-21 19:35:51|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我当时一看见那个陌生、又不知因何而出现的老男人,早就吓尿了,何况它的样子还是那么恐怖,一听姥姥让我和它上一张床,还要睡觉,猛的一退,支支吾吾的吓哭了,“不、不,我不去!床上有东西,好可怕!”

我这一张嘴就坏了,登时把那个嘴角溢血的老男人目光吸引了过来,只见它缓缓转过了脸,几乎要掉在地上的死鱼白眼珠子竟然就跟神经跳动一般,又往出鼓了一下,没有瞳孔,不知它看着谁,但我感觉它发现我了!

它发现我能看到它了!

我点破了它就坐在床上的事实,这个恐怖的秃瓢鬼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双手一屈,它的手指好长,白森森的,不似正常人的手,伸着向我飞快的抓过来。

我看见它屈爪快要抓住我了,骇的头皮都是一麻,眼神狂跳,膛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一下子,它的脸几乎贴上了我的脸,只有一只肉掌的间隔,它身上散发出一股腐臭,在我的眼睛里,只能看见面前一对白色、鼓鼓的眼珠子,圆溜溜的,我都能看见白色瞳仁里面似乎流淌着不少臭水。

我和这只鬼对视着,我的牙关开始打颤,瞬间我的冷汗无可抑制的冒了出来,喉咙好像水龙头被拧紧了,一句话也叫不出来。

在这种极度的恐惧下,我不自觉的吸了一口冷气,嘶的一声,声音极大!

刚一吸完,我唔了一声,忙捂住嘴巴,从那个如同尸堆里爬出来的老男人身上,我一不小心把浓重的腥臭味给吸进小腹里了,马上胃中猛烈的翻江倒海,吐都吐不出来,脑中昏昏,憋的直接眼前一黑,两眼一翻昏了!

我似乎还听见我的脑袋重重磕在地面上……

我醒来的时候,是因为感觉到了一阵摇晃,摇的我更是云里雾里,打了一个特别臭的咯,可是我的眼前还是黑暗的,半响唇上人中穴位处传来一阵刺痛,脸蛋又噼里啪啦的挨了七八个巴掌,才一翻眼球,模模糊糊的看见姥姥不停的张着嘴。

“阿鸣,阿鸣快醒醒!”

我噗的一口翻身就吐,才发现我已经被搬到了厅中正,对着刚才那卧室大门的沙发上,干恶几下,倒是吐了一堆浓臭的黄水,也不知是什么玩意。

又被姥姥用手托住了胸口,另手在后背猛拍几下,“吓死姥姥了,怎么好好的翻白眼了呢?”

姥姥见我吐完了,才将我抱起来,我深感全身酸痛,力气都跟被抽水机抽光了一样,垂头丧气的坐在姥姥的腿上,一抬脖子,脖后瞬间感到剧痛,要比那落枕还厉害几倍多一点,让我又不敢脖子了。

我伸手一摸,不就正是刚才在院子里,灯泡爆炸后被一口冷气吹过的地方吗?

我低着头,看见在眼前还有四只脚,从鞋上可以分辨,它们分别是属于大姨和大姨夫的,我急不可耐的想要再提刚才见鬼一事,就见大姨的双脚向后一撤,怕是觉得我呕吐之物臭不可闻,离的远了一点。

“吐的这么恶心,不会是中暑了吧!”大姨有些责怪,大姨夫摸了摸我的脑袋,也十分好奇的说,“额头好烫,发烧了?”

不过大姨夫也退开了,只是等大姨去那扫把过来清理一下。

我一咬牙,可不敢耽误刚才看到的事情,因为通过刚才那个家伙的表现,我觉得要是不说出来,我们一家都会死!!!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