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噩梦缠身

2019-10-21 19:38:19|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我是做了梦就会忘的人,可偏偏这几天做的噩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一天,我照常看完电影准备睡觉。在半梦半醒间忽然就觉得有人在看着我,我睁开眼睛,本能的抬头向上看,只有一个类似人头的黑影,我赶忙闭上了眼睛。但是还是觉得黑影在动,在盯着我看。我吓的不敢动不敢出声,一直精神紧张的抓着被子希望赶快天亮。就这样,我睡着了。

这一夜无梦到天亮,醒来后我找来之前爸爸送我的小佛珠,围着屋子念阿弥陀佛,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晚上再睡的时候就没有在做梦了。

过了几天我又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我在睡觉,然后就感觉门外有动静,我坐起身来但就是不敢下去看看,虽然没动却能清楚的看到门外有一摊水,门边靠近墙根的地方有一个血手印。我怕极了,赶忙躺下把整个身子蜷在被子里不敢出声不敢动。可是又能感觉到门外像是有一个人满手是血的在向我房间慢慢爬过来,一点点的又感觉床的一角好像陷下去一点,就像有人压过来一样,我吓得忘了喊叫忘了呼吸,突然就醒了。

心有余悸的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坐起身想去倒杯水喝,脚踩到地板上湿湿的,瞬间血液都凝固了,我僵硬的转身对着门的方向,就看见门的下方缝隙处有阴影在动!

嗡的感觉脑子都要炸了,心都快跳出来了,这时我又惊醒了!这次是从床上坐起来了,浑身是汗。

这样一会儿醒一次一会儿醒一次弄得我自己都不知道是醒了呢行了还是又是做梦呢。我就闭着眼睛心里默念阿弥陀佛,然后又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了以后我越想越害怕,导致我都不能正视我卧室的门了,我就给我的一个同学打电话。

“喂?”

“喂,王艳,是我琪琪,你在哪呢?”我焦急的问她。

“我在吉林啊怎么了?”

“我最近总是做恶梦,你爷爷不是懂这些么,想让你帮我问问你爷爷怎么回事,以前做了噩梦都是醒了就忘了,可是这几次我都记得特别清楚。”

“行,你给我具体说说你梦的什么。”

“就是那天我看完电影………”

“好,我知道了,我去问问我爷爷,你听我电话啊。”

“嗯,行,你快去吧,拜拜。”

“嗯,拜拜。”说话她就挂了电话。

等了两天都没给我回电话,也好在这两天我都没做恶梦。不过要说这人不识念叨啊,事也一样,刚说完这两天没做噩梦,晚上就又让我梦见了。

这一次梦见我在一个双层别墅里玩,梦里清楚的知道我是来找同学王艳来玩的,可是找了半天就是没看见她在哪。

“王艳!王艳!王艳?你在哪呢?”奇怪,怎么没人回我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叮叮叮~~~”清脆的声音在空荡的房子里显得格外刺耳,是短信!

“我在家,你来找我吧,找到了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___王艳”

惊喜?什么惊喜?这丫头又想什么鬼主意呢,哼,看我不把她找出来的!

一楼的几个房间很快就被我找过了,别说人了连跟狗毛都没有,咦,对呀,她家的狗呢,怎么连狗都藏起来了。心里疑惑着,我顺着楼梯往上走。

突然感觉手背上一凉,低头一看,红色的液体!这是什么?!血么?我抬头往上看。“啊啊啊!!!!!!!”二楼的楼梯顶上挂着王艳家的小狗白又白,原本浑身雪白没有一跟杂毛而现在全是红红的血色,吓得我抱着头不敢再看一眼。

“你叫什么?我不是让你找我么,你在这闹什么?”

“啊啊啊!!!”一只手拍在我的肩上我本能的朝前跑,可是腿都吓软了迈不开步子差点摔倒。

“你怎么了?怎么一惊一乍的,你跑什么,我是王艳啊琪琪。”身后的人扶住我快要摔倒的身子。

“王艳?真的是你呀,刚才吓死我了,我看见你家白又白被挂在楼顶上浑身是血的样子,而且血都滴在我手上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抬起头看了看真的是王艳,心里的恐惧减少了几分。

“什么?白又白被我爷爷牵出去散步了啊怎么会挂房顶啊,你看错了吧,那是灯。”她朝房顶看了看对我说。

“不可能呀,刚才明明就在那,而且血都滴到我手上了,你看,咦?怎么回事?!”我抬头看,那里确实除了吊灯什么都没有,就连手上的血都没了。

“你是不是恐怖电影看多了,好好的一个灯你都能看成狗的尸体,你也是没谁了。”她很鄙视的看着我。

“是么?可是刚才明明很真实啊,血滴在手上凉凉的触感,白又白那没有精神气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会看错呢。可是又怎么不见了呢,手上的血也不见了,怎么回事呢。”灯跟狗差那么多我不能会看错啊。

“哎呀好了,你就别纠结了,先跟我去看惊喜,然后待会爷爷带白又白散步回来你不就能证实你是不是看错了吗。”她一边说一边推着我往楼上走。

“好吧,哎你别推我,你慢点呀。给我惊喜我都不急,你看把你急的。”

“快点走,我迫不及待了嘛。”如果我现在回头就能看见她脸上诡异的笑。

“到底是什么惊喜呀?”被她这么一说,好奇心马上就取代了刚才紧张的情绪,整个心被吊了起来。

“你快点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到了,你快开门吧。”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

二楼走廊的最后一个房间门口,我握着门把手,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特别厉害,我突然觉得很害怕,我想回家。心里这样想着,转身就要离开。

“想走?你觉得我会放你离开么?快给我进去!”她打开门把我推进了房。

“啊,王艳,你要干嘛?”她的力气好大,一下子我就摔到了地上。看着她陌生的样子我很不安。

“你说我要干嘛。”说着她手里多了一把剪刀,是过去老裁缝铺里用的那种剪刀。她手摩挲的剪刀看着我,那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突然,她举起剪刀朝我刺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了一下。就听见她啊的一声叫,我睁开眼睛就看见我手腕上挂着的小佛珠金光大盛,再看王艳跌坐在墙边,难道是被我的小佛珠振过去的?不能吧?我疑惑的伸手就要摸小佛珠。

“铃铃铃....”一阵电话响把我吵醒了。

“喂,谁呀?”缓了一下神,我才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XX快递,有你的件,请开门取下快递。”一个年轻的声音。

“哦,好我这就开门,你稍等啊。”套了件长裙就赶忙去拿快递。

“请签下字,好的,再见。”快递小哥离开后我拿着快递进屋关上了门。

是王艳寄来的,我拆开包装,是一个纸盒子,打开一看,剪刀!!!一把老裁缝用的剪刀!

下一篇:鬼洗头

鬼眼神师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