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家仙

2019-10-21 19:45:29|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林伟刚刚翻修了祖宅,虽然他县城里早已买了新房,但为了孩子上学方便,而且林子又在乡下,不可能每天住在城里,所以尽管有新房,但还是祖宅住得多一些。

开始,日子一直过得很平淡,也没什么古怪。但忽然一天,林伟发现自己家的那一窝鸡死了两只。是被某种野兽咬死的。虽然没被吃,但是血差不多被喝光了。

全家第一反应就是遇上黄鼠狼了。但是没过几天,鸡窝里又死了两只鸡,和前几天那些鸡的死状一样。林伟就知道了,不是过路的黄皮子,那黄皮子就是附近住的,他们家已经被盯上了。除非家里几十只鸡都被他们咬死,不然他们还会要来。于是林伟就在院子里弄陷阱啊什么的,鸡窝里也加了锁,还借了只狗来。

可是没什么用,黄皮子智商不低,一般的陷阱不会上当,狗也抓不住,鸡窝的锁没事,但里面的鸡还是照样死,也不知道黄皮子是怎么钻进去的。

有天晚上,家里的狗忽然狂吠不止,还有厮打的声音,等一家人出来看的时候,狗身上受伤有血,嘴边也有血,鸡还是死了。林伟一查看,火就大了,这次被咬死的是一只公鸡,还是专门打鸣的报晓鸡。看那狗也被咬的不清,虽然嘴边有血,也伤了那黄皮子,可狗明显不是它的对手。何况狗是借别人家的,弄伤了不好交代。

于是林伟就把狗还回去了。专门找了当地一个老猎人,询问了一下怎么抓黄皮子。让猎人帮他们家做了一个陷阱。

黄皮子这东西虽然很聪明,但有一个弱点,就是太贪心。就像这窝鸡,明明可以去别人家再去吃,这样这家几只,那家几只,永远不会有什么事,更不会被盯上招来祸事。可他们就是要一窝全被吃掉,再去换一家。而且黄皮子还有个特点,只会前进,不会后退,他们需要一个大一点的地方调头,如果没有,他们死也不懂得一步步的退出去,所以只要进了一个死胡同,他们就出不来了。

这个猎人设计的陷阱就是这样,整体看上去是一个漏斗,进口很大,但越往里面就越窄,在一半的地方就开始装一些倒钩,让黄皮子吃疼更不可能调头,只能被活活的卡在里面。

林伟还弄来了很多鸡下水,散上香料,卤好。混上鸡粪,来当诱饵。黄鼠狼最喜欢的就是鸡屎的气味,又最喜欢吃鸡内脏。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黄皮子总喜欢和鸡过不去。

一切准备好,然后连续过了好几个晚上。终于一天,那个陷阱上连着的易拉罐响声大作,这家人跑了出去,就看见黄皮子果然被抓住了。

可惜的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完结。

一家人出门一看,发现捕兽笼里关着一只半大的黄皮子,正在那里拼命的挣扎,可是越挣扎那黄皮子就被卡得越紧,也就更不出来了。一边挣扎,那黄皮子还不停的发出阵阵惨叫声。

这杀鸡贼总算是被抓到了,这下子以后能放下心来了,一家人自然是很高兴。林伟当场就说,要把这只小黄鼠狼的皮剥下来,给老爷子做个皮坎肩。正好是冬天,黄鼠狼的肉也能熬点汤,在寒冬也是大补。

然后林伟就把这只黄皮子锁进笼子里,放进屋子里关了起来。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一家人就收拾收拾准备继续睡觉。

没想到,刚躺下去不久,屋子外面就传来一阵阵的凄厉的野兽嚎叫,在这寒冷的冬夜里,远远的传来这声音,显得格外的慎人。

家里人正被吵得睡不着觉,屋子里的那只小黄皮子也跟着叫唤了起来。屋里屋外都吵了起来。

这个时候这家的老爷子才明白过来,原来偷鸡的黄鼠狼不只这么一只啊,看样子被抓住的这只是只小的,外面叫的那只是老黄鼠狼。

这一下家里的老爷子就怕了,农村人都知道,黄皮子最好不要招惹,毕竟是通人性的野畜,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就更不能害了那只小黄皮子的性命了。

于是老爷子就和儿子林伟说:“把那只小黄鼠狼放了吧,外面是他妈在找他,黄皮子这种动物咱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可林伟却说:“人还能怕一只牲口吗,有本事让他来,我连这只老黄鼠狼也一起捉了,也剥了皮多做一件皮坎肩。”

老爷子了解自己儿子的个性,知道多说无益,只是叹了一口气,也不管了。

这么一闹,大家就都困了,也不管外面那只老黄皮子的叫声,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很快,天亮了。那天晚上这么一闹腾,自然起得都有点晚了。可是当他们打开屋门的时候,立刻被惊呆了。小黄皮子还是被关在屋子里,黄鼠狼毕竟也是牲畜,再厉害也不可能学会溜门撬锁,所以那只小黄皮子还是老老实实的锁在那里。只是他们屋门外出了奇怪的事情。

时值冬天,刚下了雪,天气冷,雪也都没化。但是屋门外面,就是在门槛附近,早就打扫干净了,因为那是要走人的地方,家里还有老人,万一摔到了就不好了。

可是那天一开门,林伟看见门口整整齐齐的摆着几只野味,两只山兔和一只野鸡。

林伟正好奇,他爹马上就说:“这是那只老黄皮子送给咱们的,让咱们拿了这东西,放了他孩子。 ”

林伟就笑了,说:“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弄死咱那么多鸡,就这么三个东西就能把我打发了,我就这么关着这小黄皮子,看看他还能送多少东西来。” 林伟真是发扬了商人的奸诈本色。

就在这之后的一连几天,门口总能摆放上一些野味,而且还时不时的放些金豆子。

老爷子觉得可以了,就对林伟说:“你还是快放了那小黄皮子吧!”

林伟却贪得无厌的说:“放什么放,吃了我们这些鸡,这是它们应该的,那小的就关着吧!这不正是发财的机会。”

可是,一连几天后,林伟发现屋门口什么都没有了,兴许黄皮子看破了他的诡计。而且,每到晚上总能听见外面撕咬的声音,早上去看的时候,鸡又少了,直到鸡全部没了,又回到了以往的平静。

林伟就怒了,他以为是黄皮子把他的鸡吃光了,就把那关着的小黄皮子杀了扒了皮,还把皮挂在墙上挑衅。

然后,他家里就出事了。先是他的大儿子在城里上学的路上出车祸险些死了,整个腿失去了知觉,落下了个终身残疾。然后就是他老婆莫名其妙被疯狗追,人虽被及时救下并没被咬到,但人却吓了个半死,神经出了问题,跟他儿子一起住了院。

然后是他家老爷子,河里钓鱼,大冬天的,冰面冻的很结实,一人开了一个小洞。可是别人都没事,就老爷子那一块冰塌了,整个人掉水里。虽然周围人多,救得及时,可好歹也是零下好几度,老人家身子骨又弱,回家就是大病一场,折腾掉了半条命。

这下子,可把林伟吓怕了。虽然都是凑巧的事情,但他明显感觉出来,这是老黄皮子使了妖法在报复他们家。于是,他就找来神婆驱邪。

这个神婆一来,到处溜达看了一看,就说:“你们家的事情估计确实是黄皮子干的,但是有点奇怪,黄皮子没那么大的本事能溜进你家鸡窝。我看了你家鸡窝,这黄皮子要是能进去,千年道行了至少,但是有那个道行还用得着求你们放他家孩子吗,早自己进屋带着小黄皮子走了。”

林伟就急了问:“那可怎么办,每个人都出事,这不就要轮到我了? ”

神婆就说:“不然,我帮你问问吧!”

然后神婆就开始跳大神了,边跳边唱, 神婆蹦着蹦着,忽然就停了下来,也不唱了,回身直勾勾的看着那男的,张嘴就问:“你拿了我的东西干嘛还要杀我孙子。”

林伟的脸当即就绿了,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黄皮子说:“我家孩子贪嘴被你抓到了,是他倒霉,可是他没惹你,你为什么非要杀了它。”

林伟战战兢兢地说:“是你们杀了我家的鸡。”

黄皮子说:“放屁,我们从来没动过你家的鸡。”

这时候神婆的表情变得很狰狞,黄皮子附体之后,看上去神婆的整个面孔也有点不像人了,越看越像是只老黄鼠狼。

黄皮子说:“我们家从你爷爷起了这个房子的时候都搬过来和你们做邻居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过你们家的鸡,你问问你爹。”

大病初愈的老爷子一直在一边旁观,这时候忙上前说:“黄大仙息怒,是我儿子不懂事,我们家是从来没丢过鸡什么的,你大仙别动气,放我们家一马吧。 ”

黄皮子不乐意,说:“不放,你们杀了我们家孩子,没这么便宜。我们家族自从搬来,就没动过你们家的小鸡,外面来的黄皮子惦记你们家的鸡,都是我们把他们请走的。这么多年你们家没病没灾,还不是我们家在帮衬着。要不然七年前为什么你们旁边的房子都被火烧了,你们家的没事。你们恩将仇报。”

确实,七年前那是正月十五,放烟花点着了草垛,好几家的房子都被烧了,他们家的屋子却是一点事都没有,没想到,原来一直是这家黄皮子在暗中保护。

林伟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就差给黄大仙跪下了。

他说:“大仙你放了我们家吧,您要什么您就说。”

黄大仙说:“我要你们全家的命。”

林伟一听,吓得瘫在地上。

黄皮子接着说:“你们家的鸡我们碰都没碰,我们还帮着打架护你们家的鸡,我和我儿子都受了伤。你们却杀了我孙子,还把皮都剥下来了,你们都该死。”

这个时候,林伟就豁出去了说:“你要杀就杀我吧,都是我的主意,和我爹老婆孩子都没关系,你放过他们吧。”

黄皮子说:“诶,你还有点骨气,和你那个死鬼爷爷一个操行。你放心,我们不能害人命,不然你老婆孩子早死了。我们要搬走了,你们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林伟不明所以,刚要问,就见那神婆一哆嗦,倒在地上了。众人赶忙去扶。

神婆显得很虚弱,半天才缓过来,抬起手指着东边的墙头。

大家回头去看,正好看见三只黄皮子,两只成年的,还有一只看上去很老的,毛色都有点发白了。相比这个白毛的老黄皮子就是刚才上身的那只,他说他和林伟的爷爷那时候就是邻居,那么少说现在这只黄皮子也有百年的岁数了。像这种上了百年的老黄皮子,一般是不敢得罪的,因为像这种老黄皮子都通人性,而且有些道行。

就在众人的注目下,那三只黄皮子冷冷的看了那男的一眼,转身跳下院墙消失了。大家出院去寻,早不见了踪影。

自此之後,林家的林场起了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林伟倾家荡产的去还债。果然应了黄皮子那句话,他们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林伟不甘心,后来又找人来看,才知道当年吃他家鸡的是狗獾,难怪鸡笼子这么坚固,却总能被闯进去,原来通道是在鸡窝里面。

这下子一切都可以理解了。一直吃鸡的其实是狗獾,和狗打架的也是那只狗獾。和黄皮子一点关系没有。

林伟那个悔啊!自此之后,林伟一家举家搬迁了,但再也没有发过财,想必他家的财路随着黄皮子的走算是断尽了。

作者寄语:求收藏、求支持各种求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