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性爱文化:世界关于乳房的文化史

2020-03-16 11:36:58|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性爱文化:世界关于乳房的文化史

近年来国外史学界似有注重专题研究的趋势。就以世界闻名的剑桥史学系列著作而言,自19世纪问世至今至少已历经了三代。最初是编修断代史,有剑桥古代史、中世纪史和近代史三大部;继之则以国别史、地区史为主,如《剑桥中国史》、《剑桥非洲史》;再者则注重编撰专题史,如近来国内翻译的《剑桥战争史》、《剑桥医学史》(均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引进出版),今年剑桥大学出版社推出的史学系列著作的重头戏是三卷本的《剑桥食物史》。这一注重专题史学研究的趋向还有向四面延伸的倾向,连一些以前被认为不便入史的专题也有专著问世。最近我过眼的由美国学者玛里琳·亚罗姆(Marilyn Yalom)女士编写的《乳房史》(A History of the Breast,Knopf,1997)就是这样的一本书。

以前读周作人先生著作,知道曾经有一个丹麦学者写过一本《接吻史》,觉得已经够偏够奇了,但似乎还没有人为乳房作史,这个空白总算到1997年由亚罗姆女士填补了。说起为这个题材留下过文字的名人中,鲁迅先生要算一位。1927年鲁迅在广州写了一篇题为忧‘天乳’的文章。事情的起因是在1927年7月国民党广东政府发布禁止女子束胸的规定,被新闻界称为天乳运动。鲁迅先生有感而发,慨叹女性身上的花样也特别多,而人生亦从此多苦矣。据鲁迅先生在同一篇文章中提到,报载有一处是鼓吹剪发的,后来别一军攻入了,遇到剪发女子,即慢慢拔去头发,还割去两乳。去其两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学男子也。正因为有这么多的花样,出一两本专门的史书也不可谓多事了。

言归正传,粗粗一读亚罗姆女士的书,感到书名改为《西方乳房史》更恰当一些,因为全书缺少东方的书证,比如就极少提到中国的例证。不必说未提到前面谈到的天乳运动,其他在中国流行的一些诸多习俗也不见提起。想起数十年前我曾在苏北乡村住过几年,乡间有一习俗,妇女结婚生育后当众哺乳是习以为常之事,不足为奇。

故民间有一说法:结婚前是金奶子,结婚后是银奶子,生了孩子是土奶子(另一版本说是狗奶子)。对照这一习俗,读到书中说到今日美国妇女正在争取当众哺乳的权利,真有东风压倒西风的感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