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基金经理重仓美国股市的真相

2018-12-27 16:42:05| 来源:| 编辑:| 点击:11次

老毕日前说过,不管英美加还是新港台,投资者都有本土偏见(home bias)。然而,打着环球旗号的股票基金,十之八九对美股有偏爱。这非因美国的月亮特别圆,而是不overweight(重仓)美股,许多人随时饭碗不保。

美股占全球总市值48%,虽没有任何国家可比,但按此比例,一个环球多元化投资组合,美股配置率理应跟其环球比重看齐,即在五成以下。可是,大部分主动管理型环球基金,美股配置率低则六成高则八成,明显偏离合理水平。高瞻远瞩放眼世界的基金经理,难道也有home bias?

挂羊头卖狗肉?

以华尔街成熟程度和市场深度,专业投资者稍为overweight 美股,可以理解。然而,高举环球旗帜却在单一市场押上八成资金,岂非挂羊头卖狗肉?Backstage Wall Street(《华尔街后台》)作者、著名财经博客The Reformed Broker博主布朗(Joshua Brown)提出一个观点,看后令人不得不暗叹一声:原来如此!

布朗以华尔街过来人身份,对所谓的资金流向安全/优质资产(flight to safety / quality),作出让人耳目一新的演绎。拜传媒所赐,一般人对flight to safety / quality的理解,离不开避险情绪一旦因某些原因升温,资金抛售高风险股的增长型股份,转投防守性强的价值型股票、黄金或国库债券。避险情绪可以维持一天、一周以至数月,时间长短取决于市场气氛能否迅速改观。

然而,在布朗看来,那只是战术性的flight to safety;对美股影响深远得多而传媒甚少谈及的,是布朗口中的战略性(strategic)flight to safety。此风一直在支配着美股表现,原因简单不过:这里所指的safety,并非美债黄金以至公用股一类安全资产,而是美国股市本身。

战略性flight to safety

此话怎说?从基金经理个人事业考量,最大的风险并非市场波动冲击回报,而是基金表现偏离美国股市基准太远。说清楚一点,基金经理在外国股市跑赢美股时underweight(减仓)海外股票,回报不如理想,操盘人难免感到面目无光,但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因此丢掉饭碗。相反,基金经理在美股跑赢外国股市时underweight美国股票,回报远逊六至八成投资美股的对手,操盘人肯定倒足大霉,能否立足于所属机构顿成疑问。换句话说,基于事业风险的 战略性考虑,基金经理十之八九长期overweight美股,牛市尤其如此。

显而易见,布朗所指的flight to safety,跟避险情绪高涨、投资者集体risk-off 完全无关。此君口中的safety,指的乃基金经理的事业安全,只有紧随大部队overweight美股,事业方不致岌岌可危。布朗的话若离事实不远,那么自1989年起,标普500指数CAPE(经周期调整市盈率),相对历史均值98%时间偏高,单从基金经理的行为模式,已能提供绝大部分解释。

美股近年另一重要结构性转变,是企业不论大小俱积极回购股份。老毕日前以苹果和IBM的剩余自由现金流收益率(surplus FCF yield)分析这个现象。值得补充的是,去年上半年,苹果的剩余自由现金流收益率高达10%,根据花旗的统计,当时全球只有16家公司在这方面能跟苹果相提并论。一年后,非但苹果因增派股息加码回购,剩余自由现金流收益率降至仅1%水平,在全球范围, surplus FCF yield在10%以上的公司,总数更从16家降至11家,当中绝大部分为从不以善待股东见称的日韩企业,美国公司连一家也没有!

这个现象清楚说明,扣除资本开支后仍坐拥大量现金的美国企业,不顺应维权股东(activist shareholders)要求者买少见少。统计显示,在大鳄压力下积极回购股份的美国公司,过去三年平均市值从40亿倍增至80亿美元。从这一点着眼,跟基金操盘人一样,美企管理层若不追随大队回购,股价落后同业和大市,CEO随时下台。强如苹果,在伊坎(Carl Icahn)软硬兼施下亦得乖乖就范,余者不足论矣。

尤妮丝最新

Sabrina无圣光

好看的恐怖小说

友情链接:
渑池美女 {/cms:linklist}